欢迎您光临本站,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石嘴山267亿引资失败 青年汽车圈钱10亿跑路

对于石嘴山来说,和全国诸多地方一样,引进浙江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浙江青年汽车)成为一场噩梦,圈地圈资源走人,再次在石嘴山上演。

5月11日,大批被浙江青年汽车骗走10多亿元的民众聚集在石嘴山市信访局,而这样反映情况的已经长达多年,且并不局限在石嘴山范围内。

民众反复表达,当地政府在引进浙江青年汽车中存在失职和行政不作为。其实,沉默中的石嘴山政府比这些民众更加难受,他们同样被骗,账面金额近4亿元。

这场噩梦始于7年前的一场轰轰烈烈的招商引资。2010年6月,浙江青年汽车与石嘴山接洽,随后签约欲投资267亿元打造石嘴山汽车项目。然而,3年后石嘴山汽车项目“见首不见尾”,配套给浙江青年汽车的煤矿却被卖了,变现金额高达10亿元。

至此,浙江青年汽车在石嘴山的烂尾项目成了当地不敢也不愿意触碰的雷区。四任市长走马灯地调换,而面对巨额国有资产流失,当地警方于2013年即成立专案组,至今也没有拿出案件的定性。

267亿元的“大饼”

进入石嘴山,正是浙江青年汽车高调扩张期。

2010年6月,青年汽车与石嘴山市政府接洽,9月双方签约,11月完成注册成立公司。项目预计总投资267.09亿元,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项目,此外还有变速箱、铁铸件等汽车零部件加工、汽车玻璃等项目。

官网介绍,浙江青年汽车下设商用车集团、乘用车集团和汽车部件集团三大集团。面对超大投资项目,面对庞青年顶着企业家、浙江省人大代表的光环,石嘴山“拼”了。

要地给地要资源给资源。根据纪要,“为了抢占西部大开发先机,推进石嘴山产业升级和转型”,将配给浙江青年汽车多家具有采矿权的煤矿和五处露头煤矿生态治理工程。

期间,浙江青年汽车在贵州六盘水、内蒙古鄂尔多斯、山东济南、泰安等地亦采取“大投资”的方式获得了在石嘴山同样的待遇。

浙江青年汽车的真实实力并没有被石嘴山深入考察。历史数据显示,浙江青年汽车在2006-2008年间卡车销售量为几百台。与石嘴山签约的两年后,即2013年3月15日浙江浙江青年汽车卡车事业部的2013商务年会上,青年汽车公布卡车销售目标也仅为3000辆。

3000台的销售计划,与石嘴山规划投资的卡车年产能21万台,两者之间达到70倍的差距。根据中汽协数据,2012年莲花轿车的总销量仅为4.5万台,石嘴山项目的产能规划高达10万辆。

从引进浙江青年汽车集团引进即掌舵石嘴山的市委书记彭友东于2013年5月公开承认,石嘴山对汽车产业大势变化和发展产业的难度估计不够充分;其次,面对一些不确定因素突发突变后,青年汽车集团的表现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石嘴山政府层面则是“干着急没办法”。

“空手套”圈走10亿

在彭友东书记高调表态之时,浙江青年汽车已进入石嘴山已长达三年,石嘴山项目几无进展。这个的表态,是其在牵头石嘴山多部门举办的浙江青年汽车在石嘴山投资项目加快实施推进会上,目的在于幻想庞青年能够尽快推进汽车项目。

彼时,圈钱黑洞已被石嘴山市委市政府完全掌握。根据石嘴山市国资委2013年4月12日文件显示,没有按照《公司法》规定,浙江青年汽车派驻人员从石嘴山国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马科技)划走资金高达3.5亿元。

为了将多家具有采矿证的煤矿配套给浙江青年汽车,2010年12月,浙江青年汽车及其相关控股公司与石嘴山矿业集团成了国马科技,国有企业矿业集团仅占30%的股份,庞青年作为公司法人、董事长。

在浙江青年汽车的控制下,国马科技的大量资金“莫名失踪”导致公司欠薪,大批员工上访,石嘴山国资委于2013年1月牵头审计、人社、国土、安监、税务及矿业集团成立调查组,两年内总收入高达9.5亿竟然无法支付不足百人工资黑幕得以暴露。

报告记载,“分包、转包引起大规模上访等不稳定因素”,安全生产保证金、生态恢复保证金等挪用5000多万元。在掏空国马科技同时,配套给浙江青年汽车的五出露头煤矿生态治理工程也被转卖。四家转卖协议显示,甘泥沟3.2亿元,黑湾子1.3亿元,李家沟1.82亿元,驴子沟5000万元。

初步统计,浙江青年汽车通过煤矿套现高达10亿元。不过,在审计结果出来后,挪用资金的路子被堵住,又恰逢在2013年年底煤炭行情进入历史低谷,2014年年初浙江青年汽车全面撤退石嘴山。

“倒贴”的招商引资

留给石嘴山的则是一堆乱摊子。承担年产年量为21万台卡车项目厂房位于石嘴山大武口公园园区,自2013年闲置至今,紧锁的大门上张贴着因欠石嘴山矿业集团1400万元借款被法院反复查封的封条。

厂区内杂草丛生,厂区内还停放几台被雨水侵蚀的锈迹斑斑的卡车。根据周边工厂员工和国马科技员工介绍,这个所谓的工厂实际上是别人的,且没有生产线。“为了宣传,卡车所有的零部件都是从浙江金华拉过来的,组装的卡车不超过100台。”

金华是浙江青年汽车的总部。公开信息显示,浙江青年汽车在进驻石嘴山不久后,拟在鄂尔多斯成立汽车生产基地,并获得价值43亿元的煤炭资源。“组装的100台卡车,就为了拉到内蒙古去展示。”多位知情人士透露。

根据规划,青年莲花基地规划产能为年产10万辆,总建筑面积16.7万平方米。同样在项目建设三年期限后,留给仅仅是地基和地基上的“铁框框”。根据国马科技有关负责人介绍,浙江青年汽车在石嘴山项目中规划的发动机、变速箱、铸件、汽车玻璃等项目仅仅举行了奠基仪式,以至于很多内部员工也表示不清楚具体位置和项目进展。

那么,浙江青年汽车到底在石嘴山投资了多大金额?石嘴山国资委审计报告中关于“项目建设”曾提到,浙江青年汽车在石嘴山的发动机项目仅投入了332万元建设基础设施和厂房结构,在节能玻璃项目上连土地都未摘牌,仅仅支出浙江来宁管理人员工资等费用支出315万元。

不过,庞青年曾在撤退前石嘴山前公开表示,无论4亿吨煤还是3000亩地,都是石嘴山政府为了表示诚意主动给予配置的,不是青年汽车集团伸手要的。“目前集团投资1亿多元买下的矿仅挖得1000多万吨的煤。”

根据石嘴山国资委审计报告显示,石嘴山矿业集团以实物煤矿作价4980万出资,而浙江青年汽车1.16亿元现金出资,共同组成国马科技。“浙江青年汽车分别以4824万元和6795.56万元两次完成出资,但两笔资金均在到帐后不久以抽逃资金的方式被转走。”

这就是庞青年说的1亿元买矿的事,石嘴山很难堪,庞青年“空手套”成为事实。

国资流失无追责

庞青年撤退后,石嘴山陷入了可怕的沉默,但几乎同时期各地与浙江青年汽车有瓜葛的城市均公开采取措施。公开资料显示,鄂尔多斯在被骗后公开出事文件证明庞青年投资欺骗并骗钱,为此吉林长白山公安局刑事立案抓捕庞青年。

因投资项目不到位,浙江海宁、江苏连云港等收回土地,贵州六盘水则公开点名批评了青年汽车,“由于对招商企业没有建立相应的违约惩罚措施和退出机制,少数投资者缺乏诚信,只是利用园区优惠政策大搞‘圈地运动’或‘圈资源运动’。如引进的青年汽车生产项目等留下的后遗症,很值得总结和反思。”

记者多次联系石嘴山市委书记彭友东,均未得到回应。而在2013年5月石嘴山汽车项目没有进展而遭到质疑时,石嘴山市委书记彭友东曾对媒体表示,“如果说我市青年汽车项目引来众议需要吸取什么教训的话,就是我们合作双方都缺乏对外界和传媒的沟通与信息发布。”

无论是否沟通,石嘴山项目已经留下太多隐患。2010年和2011年,宁夏自治区政府主席多次办公会议记载,配套给浙江青年集团的五处露头煤矿生态治理工程按照分歧逐步实施的原则,甘泥湾、驴子沟、黑湾子作为一期治理工程,而其余两个治理区则在浙江青年汽车投资超过承诺投资50%以上,且一期工程治理验收后方可委托。“所有生态治理工程均不得对外承包、转包,否则追究石嘴山市政府的责任。”

所谓的露头煤矿生态治理工程,实际上就是一座煤矿,只不过是借着治理的名义把煤炭挖出来变现,最终达到生态治理的标准。但石嘴山于2010年年底即将这些矿区交给了浙江青年汽车,因政府怠于监管,后者迅速将这些矿区转手卖给个人。

从惠农区沿着301省道进入这五处露头煤矿生态治理工程区域发现,七年过去了,生态不仅没有得到治理,千疮百孔的矿区则是危机重重。在浙江青年汽车撤离后,石嘴山方面下令停止生态治理区的采煤,大批民间资金参与买矿的个人因此也陷入生活绝境。“你政府招商引资来一个骗子,又不监督,得追责得赔偿。”300多集资人投入2.4亿元购买了甘泥沟部分区域,如今要求追究政府渎职的责任。

面对国有资产巨额流失和民间大量资金被套,浙江青年汽车在石嘴山的烂尾项目成了当地干部不敢也不愿意触碰的雷区,有关石嘴山汽车项目的所有资料都被“不明人士”封存并不得查阅。据称,当地警方于2013年即成立专案组,至今也没有拿出案件的定性。

文章来源:搜狐

http://www.sohu.com/a/148122183_506393

来源:本文来自互联网,欢迎分享本文,如有侵权欢迎联系我们删除!
友情链接:
1111111111